刚刚过去的2018是让股民们心酸的一年,上证指数下跌-24.59%,深圳成指下跌-34.42%,28个申万一级行业无一上涨。不过除了中国股民外,全球投资者也不好受,今年全球资产90%都处于下跌状态,上次出现这样的状况还是1901年。

我们难过吗?难过。但我们依然热爱股市,它依然是最好的行业,借用一句梅艳芳的歌:一生爱你千百回。

股市是最市场化的投资地,除非所有行业无一上涨,否则只要有行业还在冒热气,股市就有大涨赚钱的,因为股市是个掐尖的行业,给点阳光就能灿烂,给点胭脂就能开染坊。

我们的职业经历中从事过工厂,从事过贸易,真实的职业经历告诉我们,没有哪个行业能像股市这样高度市场化,能像股市这样人人有机会。虽然它还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批评股市问题太多的人,建议他去干干工厂,干干贸易,相信他会回来的。

股市哪里值得爱?

获得的收益和投入研究的时间相比,简称投入产出比,没有比这里更高的地方。

看看美国对冲基金的英雄们就知道了,巴菲特的基金公司初期做到世界前列时只有两个半人,除了他和芒格全职外,两人共同请了一个上半天班的兼职秘书。索罗斯的量子基金为投资人赚了全世界最多的钱,可办公室的核心人员只有他和德鲁肯米勒两个人。

索罗斯做为难民逃到美国时,脑袋里带着自己的欧洲股市模型,他形容自己那段时间在美国专业投资机构里的待遇:犹如一群盲人中的独眼龙国王。

股市有规律吗?

一个经常被人讲的例子是牛顿,在物理学界发现了最伟大规律的这个人在股市投资上是不断大亏,直至爆仓。这恰恰说明术业有专攻,这里高度市场化,在别的行业再牛不懂股市到这里也是韭菜。

对冲基金这个行业理论和实战的差别:听起来头头是道,做起来莫名其妙。

但1997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哈佛大学的莫顿和斯坦福大学的舒尔斯不一样,他们发现了期权定价理论,诺贝尔奖不到一百万美元,但他俩据此理论成立的对冲基金,在市场中获得的回报是合伙人利润已超10亿美元,为投资人赚钱近百亿美元。

现在对冲基金行业的英雄们都有自己的股市模型,否则市场早就让他爆仓回家了。因为诺贝尔奖之类的奖项相对于市场给他们的回报还是太少,所以几乎没人愿意公开自己的模型内容。

股市研发投入太大吗?

比起其他行业的研发是太轻松了,且看索罗斯年轻时以难民身份来到美国带来的股市模型估计至今没多大改动,因为他的操作风格没变化。但目前他已年近9旬,每次发声,整个市场依然洗耳恭听,依然每年都是华尔街最赚钱的十大对冲基金经理之一。

这是股市的固然规律,一旦找到这个模型,他就永远是你自己的。我认识的很多杰出的对冲基金经理股市模型一旦成型,后面的岁月只是磨合心理素质了。

股市模型分几种类型,有纯粹数学规律的量化模型,佼佼者比如西蒙斯,有经济学股市模型,佼佼者比如索罗斯,德鲁肯米勒等,我们铀链投资的模型是后者。

所以,咱们股民多多把时间花在股市模型的研发上,就是在做投入产出比最高的事情。股市规律千千万,但千招会不如一招精,好比熟人一大堆不如有几个互相仗义的好哥们一起成事。

没有模型上场投资股市就是盲人摸象,你可以指望运气,但太阳总有下山的时候。

股市总是阳光与阴霾同在,因为我们不能要求森林里没有狼。我们也不能期待股市永远上涨,这好比猪儿说,饲养员永远爱她。

回顾2018已不能改变既成事实,但反思能够让人更加成熟。

那些无所谓说着“认真你就输了”的人,你们不懂我们为什么会认真,因为你不痛。

我们现在期待2019股市的心情好似罗大佑的童年歌词:隔壁班上的那个女孩怎么还没经过我的窗前,水彩蜡笔和万花筒也画不出天边的那道彩虹。

这个市场这么好,值得我们一生爱他千百回。

最后祝大家在新的一年多多锻炼身体,尤其注重杠铃力量训练,股市需要强大的心理,咱们对生活对股市的态度就是咱们身体荷尔蒙的分泌水平。